您所在的位置: 广州医疗纠纷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熊育栋律师 熊育栋,律师,广东佰仕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医疗事业部主任,硕士研究生,医学与法学双学位,曾在二甲医院从事临床工作十年,从事医务管理三年,精通医疗事业方面法律,具有丰富医疗纠纷、民商事纠纷诉讼经验和刑事辩护经验,...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熊育栋律师

手机号码:13763308150

邮箱地址:985162795@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310017061

执业律所:广东佰仕杰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金穗路62号侨鑫国际2406单元

成功案例

大型三甲医院违反药品说明书用药致妙龄女坐骨神经损伤,医院被判全责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越法民一初字第840号

原告覃某,女,1982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住广州市新凤凰村某处。

委托代理人朱秀恩,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住所地:广州市沿江西107号。

法定代表人黄:洪章,职务:院长。

委托代理人王传彪,广东纵横天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梅青,女,1964年10月24日出生,该医院副主任医师,联系地址同单位。

原告覃某诉被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覃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朱秀恩,被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委托代理人王传彪、谢梅青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覃某诉称,原告于2007年3月28日因月经期下腹疼痛、出血到被告处门诊治疗,被告给子原告“奧立宁0.4肌注(im)”等处理,肌注部位为左臀部。肌注后原告立即出现左腿酸软无力,无法站立,原告为此找被告交涉,被告安排原告在其门诊诊疗并于2007年4月1日至4月14日住院治疗,在原告病情并未好转的情况下,被告要求原告出院,出院诊断考虑“左下肢臀部肌肉挛缩”,要求原告出院后注意休息、门诊理疗。此后原告因左下肢乏力多次到珠江医院门诊治疗,该院诊断为“左侧坐骨神经损伤”。2007年7月3日至8月5日原告在该院住院治疗,肌电图示“神经性受损”,最后诊断为“左侧坐骨神经损伤”; 2007年10月20日至11月17日原告再次入住珠江医院,于10月30日行“左坐骨神经及左股神经探查松解术”,最后诊断为“1、左坐骨神经损伤; 2、左股神经嵌压症; 2007年11月17日至12月11日原告因“左侧坐骨神经损伤”第三次入住珠江医院; 2007年12月21日珠江医院诊断原告患上“抑郁症”。同时原告因肌注后左下肢乏力、疼痛于2007年5月22目、25日到南方医院就诊,肌电图示“左侧腓总神经不完全性损伤”。2007年8月10日、11日、13日到武汉各大医院就诊,诊断为左下肢,肌肉轻度萎缩、左坐骨神经损伤。此外原告于2006年11月17日在中山三院、2007年1 月17日在广州新海医院因“痛经”接受肌注后并未出现异常。原告认为被告在对原告的诊治过程中,存在用药不当,奥立宁超剂量使用,肌注部位不当及肌注速度过快,原告因肌注后出现“左坐骨神经损伤”后处理措施不及时,以致延误治疗时机等过错,造成原告在花样年华却成为“瘸子”的惨痛后果,给原告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原告为此长期精神抑郁。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74625.77元、误工费92606元、住院伙食补助按每天50元,共住院110天计算为5500元、陪护费按上一年度(2007年)职工平均工资计算(36936元÷12个月÷20.83天×110天)共16016元、残疾生活补助费以2007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4336.87元,按十级伤残计算三十年为4301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9558元、原告看病期间看门诊、住院以及去外地看病而产生的交通费用829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3010元、后续治疗费100000元共计371799元。

被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辩称,原告所说的注射反应是医疗意外,存在医疗风险,而原告的情况是一种很特殊情况,是因其个体差异导致的。被告没有违反操作规程,不具有过错行为,故被告不应承担民事贵任,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7年3月28日原告因经期下腹疼痛、阴道流血增多到被告南院妇科门诊治疗,在急诊注射室接受止血药“奥立宁”0.4g+0.9%生理盐水3m1左侧臀部肌肉注射,肌注后原告立即感到左臀部疼痛,左下肢酸软。当天晚上9时许,原告返回被告处,称左下肢疼痛、乏力,被告妇科医生给予原告止痛药“西乐葆”等口服,原告左臀及左下肢疼痛好转,但仍觉左下肢乏力。次日原告再次到被告处急诊,被告检查发现原告左下肢肌力Ⅴ-级,即请急诊外科会诊,外科医生作检查后对原告进行理疗,并嘱咐其休息。2007年3月30日原告因左下肢乏力再次到被告处复诊,被告请神经科会诊,检查发现原告左下肢肌张力低,左下肢肌力Ⅳ级,原告左下肢痛觉稍减退。被告会诊意见为不排除坐骨神经损伤,建议进行神经肌电图检查。同年4月2日原告仍觉得左下肢乏力伴疼痛,坐轮椅入住被告急诊留观区。被告神经科副教授会诊,对原告检查后发现原告左下肢肌力Ⅲ-Ⅳ级,左小腿后痛觉减退,左Laseque's sign(+),考虑坐骨神经.病变,不能完全排除心理因素,给予原告“地塞米松、弥可保、血栓通”等治疗。4月9日原告仍称左下肢乏力,被告再请神经科会诊,发现原告左下肢肌力Ⅳ级,左侧L1以下痛觉稍减退。4月10日对原告进行肌电图检查,结果为:1、左侧胫神经、腓总神经运动传导速度和运动末端潜伏期未见肯定异常; 2、左下肢未见肯定肌源性或神经源性损害。

4月11日,被告神经科会诊意见为“目前缺乏神经损害的依据”。4月12日神经科主任会诊后建议原告适当加强左下肢的理疗肌活动,给予原告“黛力新、赛乐特”口服治疗。4月13原告向被告请假,被告不同意,原告仍步行回家。次日被告按原告自动出院办理,出院诊断为:左侧臀部肌肉挛缩,给予原告“弥可保、维生素B1、维生素B6”等药物治疗。2007年5月22日原告到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门诊治疗,5月23日的肌电图检查报告为左侧腓总神经M波波幅降低,提示左侧腓总神经不完全性损伤。7月3日原告到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神经内科住院治疗,体查为:左下肢肌张力低,左下肢肌力近端Ⅱ级,远端Ⅲ级,左下肢肌容较右侧肢体缩小,左下肢痛温觉减退,左侧膝反射及跟腱反射减弱。肌电图检查显示左股神经呈中度不完全性受损,左腓肠神经感觉神经传导速度减慢。拟诊断为左坐骨神经损伤,给予原告神经营养、糖皮质激素并辅以肢体的功能锻炼及电疗,原告左下肢乏力好转,并于8月5日出院,出院时左下肢肌力Ⅴ-级。两个月后原告自觉左下肢乏力加重,于10月20日再次入住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骨科,入院时检查左下肢肌肉轻度萎缩,左下肢肌张力低,左下肢肌力Ⅳ级,左小腿后外侧及左足痛觉减退。10月30日该院在硬膜外麻醉下对原告行“左坐骨神经及左股神经探查松解术”,术中镜下见左侧坐骨神经外粘连及内粘连广泛,坐骨神经出孔处有增生组织卡压,股神经外有条索状增生组织压迫,神经外轻度粘连。诊断为“左坐骨神经损伤,左股神经嵌压症”。手术后对原告进行抗炎及对症治疗,原告左下肢乏力好转,于11月17日出院。出院当天即入该院神经内科继续治疗,经给予“弥可保、维生素B族、氟西汀、灯盏花素针”等药物营养神经、改善血液循环治疗,原告症状明显好转,左下肢肌力为Ⅴ-级,左下肢痛温、触觉减退较以前有好转。2007年12月11日出院。2008年10月27日原告又一次入住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至2008年11月4日出院,出院诊断为1、左侧坐骨神经损伤术后; 2、左股神经损伤术后。出院医嘱为: 1、院外继续康复治疗; 2、全休2个月,加强营养; 3、不适随诊。2007年7月16日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因原告腓总神经损伤对原告进行颅脑螺旋CT平扫(14层以上)。原告在上述医院共住院106天。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经被告申请,本院委托广州市医学会对本案所涉的医案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广州市医学会出具广州医鉴定[2008]118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该鉴定书分析意见为:鉴定组专家详组阅读了医患双方有关鉴定资料,认真明取了医患双方的陈述,并向双方对有关问题进行了提问,经讨论合议认为:(一)医方根据患者覃某的月经期阴道流血增多,下腹疼痛等临床症状及体征,诊断“阴道流血增多”而给予注射止血药“奧立宁(化学名:二乙酰氨乙酸乙二胺)”,有用药适应证,治疗是合理的。(二)医方在诊治的过程中存在以下违规及过失行为: 1、给予患者应用止血药“奧立宁”时,用药方式为肌肉注射,选择的溶媒为生理盐水3m1,药物用量为0.4g,一次给患者注射,违反了“奥立宁”药品说明书上阐明的“肌肉注射:每次0.2g(0.5支),每日1-2次,以注射用水稀释后使用”的规定。应用过量的药物及注射溶媒的不当,可致药物某些理化性质有所改变,或刺激性增大,直接导致患者在接受肌肉注射过程中产生明显的疼痛,此情形在鉴定会上专家组向医患双方提问时,得到双方的证实。伴随着一次大剂量“奧立宁”的注射,过量的药物吸收可逐渐渗透到注射部位附近的坐骨神经干,对其产生化学刺激,引起化学性炎症反应和损伤, 使患者即时及其后出现坐骨神经损害的临床症状和体征。上述情形从医患双方提供的鉴定资料及鉴定会现场提问中得到证实:①患者注射当晚上9时许返回医方诉左下肢疼痛、乏力,医方予“西乐葆”等口服,患者左臀及左下肢疼痛好转,但仍觉左下肢乏力。第二天患者回医方检查时发现左下肢肌力Ⅴ级。第三天患者再次复诊,仍诉左下肢乏力,经神经可会诊,发现左下肢肌张力低,左下肢肌力Ⅳ级,左下肢痛觉稍减退;②2007 年5月23日患者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行肌电图检查报告为左侧腓总神经M波波幅降低,提示左侧腓总神经不完全性损伤”。7月3日患者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行肌电图检查报告为“左腓肠神经感觉神经传导速度减慢”;③10月30日患者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行“左坐骨神经及左股神经探查松解术”,术中镜下见左侧坐骨神经外粘连及内粘连广泛,坐骨神经出孔处有增生组织卡压,股神经外有条索状增生组织压迫,神经外轻度粘连。诊断为“左坐骨神经损伤,左股神经嵌压症”。术后经抗炎、对症治疗,左下肢乏力好转。2、医方在接到患者投诉因注射引起左臀部疼痛及左下肢乏力后,只是考虑排除因注射引起的机械性外伤性的坐骨神经损伤,检查了患者的注射部位,向患者证实注射部位是正确的,即前上脊与尾骨连线的外上三分之一处;注射损伤坐骨神经的可能性极少。此点在鉴定会上专家组向医患双方提问中得到双方的一致证实。然而医方却忽略了因药物一次用量过大有可能引起坐骨神经化学性损害的后果。综上所述,医方在对患者覃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违规及过失行为; 患方所诉之损害后果与其违规及过失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本医案构成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鉴定结论为: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本医案构成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对患者的医疗护理医学建议:加强患者的功能锻炼。原告认为鉴定分析中没有提到任何关于原告的原因造成损害后果,被告应承担全部责任,而不是主要责任。被告认为鉴定意见中没有论述原告的左股神经损伤是否注射过量药物造成。原告在臀部接受注射只能是损伤坐骨神经,不可能损伤到股神经。因为原告本身病情复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过于简单,故申请广东省医学会重新鉴定。原告不同意重新鉴定。

原、被告关于本次医行事故赔偿项目、赔偿数额及计算方式存在如下争议: 1、原告主张在被告处治疗产生的医疗费为949.17元,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治疗的医疗费为71716元, 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治疗的医疗费为684.6元,在武汉同济医院治疗的医疗费为613元。另原告自行购买“弥可保、维生素B1”药品花费165元,合计共74127.77元。被告提出原告主张的医疗费包括治疗原告原发疾病即股神经损伤的费用,该费用不应由被告承担;另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对原告进行的颅脑螺旋CT平扫不属于治疗坐骨神经损伤及故神经损伤,产生的费用亦不应由被告赔偿。2、原告称其原为北京威通易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任行政销售,平均月收入为3000多元,但未提供证据证实。庭审后,原告称将误工天数计算错误,要求按照2007年度职工平均工资36396元计算2007年3月28日至2009 年1月4日共649天的误工费94499元。被告认为原告的损伤没有造成其丧失劳动能力,要求过高,只同意赔偿治疗坐骨神经损伤时所产生的误工费。3、原告主张共住院110天,要求按照每日50元赔偿住院伙食补助费5500元。被告同意按照规定计算。4、陪护费,原告要求按照2007年年度职工平均工资36396元以其按住院时间计算。被告只同意赔偿原告做手术期间需要一级护理时的费用。5、原告认为其构成十级伤残,要求被告以2007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4336.87元计算三十年为43010元。6、原告提供湖北利川市建南镇建新村居民委员会证明,证明其父亲覃某耐1952年10月24日出生,母亲贺某菊1950年7月25日出生,均是农业户口,共生育四个子女,属于衣村特困户家庭,无固定经济收入来源。利川市建南镇人民政府民政办公室及利川市民政局在该证明上注明情况属实,并加盖公章。原告要求被告按照2007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赔偿父亲的生活费9558元。被告认为原告未达到伤残等级,没有丧失劳动能力,不同意赔偿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7、原告提出其门诊治疗、住院以及去外地看病产生交通费、住宿费共10325元,提供若干出租车发票、火车票、住宿费发票等单据。被告认为原告要求过高。8、原告称其在花样年华却成为“瘸子”,为此多次奔走于各大医院,多次住院、门诊,长期遭受肉体和精神打击,并在事发九个月后患上抑郁症,要求被告以2007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4336.87元计算三年的精神损害抚慰金43010元。被告亦认为原告要求过高。9、原告要求后续治疗费100000元。被告认为原告存在过度治疗的状况,且其要求的后续治疗没有相关专家鉴定,故不同意。

广东省统计局公布的根据2007年度统计数据制订的《广东省2008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中,一般地区职工平均年工资为36396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每年14336.8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每天50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布的《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中对于坐骨神经损伤、股神经损伤的误工损失日均为180日-365日。

本院认为,广州市医学会的《鉴定书》是经法院委托并由医患双方及医学会各1人共同随机抽取的7位专家,通过对医患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的充分分析及合议,而形成的一致意见,其鉴定程序合法,本院予以采信。被告虽然对该医疗事故等级提出异议,但无提供证据证明广州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作出的鉴定违反法定程序及《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的规定,鉴定结论存在明显过错,故本院对本病例构成四级医疗事故予以确认。被告要求重新鉴定,本院不予采纳。被告称原告的左股神经损伤是原告的原发病,未提供证据证明,故本院对被告的辩解不予采信。《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构成医疗事故的损害赔偿纠纷,应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四十九条规定,医疗事故赔偿,应当考虑医疗事故等级、医疗过失行为在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中的责任程度、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与患者原有疾病状况之间的关系来确定具体赔偿数额。本案原告经期下腹疼痛、阴道流血增多到被告处治疗,由于被告对原告所用药物一次用量过大导致原告左坐骨神经损伤,左股神经嵌压症”,并非原告自身的疾病造成,故被告应对原告的损伤承担全部责任,承担原告因此面产生的损失。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故原告要求按照广东省2008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各项赔偿费用,依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的医疗费问题,原告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及武汉同济医院住院门诊治疗的均是左坐骨神经损伤及左股神经损伤,原告亦提供住院、门诊病历及医疗费单据,故本院对原告因此产生的医疗费74127.77元予以确认。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对原告进行颅脑螺旋CT平扫是因为原告腓总神经损伤,故对此费用本院予以认定。

原告要求的误工费问题,因原告属无固定收入人员,其误工费应按广东省2008年度一般地区职工平均年工资为36396元为计算基数。对于误工时间是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应提交其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门诊挂号单、病历、住院记录以及病休证明等证据证实其误工的时间。虽然原告于2007年3月28目在被告处注射药物后导致左臀部疼痛、左下肢酸软,最后被确诊为左坐骨神经损伤,左股神经损伤,原告为此亦多次住院及门诊治疗,但是原告并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误工时间为64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布的《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中对于坐骨神经损伤、股神经损伤的误工损失日均为180日-365日。故本院报据上述规定,认定原告的误工日为365天,误工费损失为36396元(36396元÷365天×365天=36396元)。原告共住院106天,住院伙食补助按每天50元计算为5300元。关于陪护费问题,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关于陪护费的规定,应以广本省2008年度一般地区职工平均年工资为36396元为计算基数,按住院时间106天计算为10569.8元(36396元÷365天 ×106天)。

关于残疾生活补助费问题,按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 》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的规定,医疗事故一级乙等至三级成等对应伤残等级一至十级,医疗事故四级参照伤残等级十级处理,故原告四级对应的伤残等级应为十级伤残。该项残疾生活补助费以广州居民2008年人均消费性支出14336.7元为基数计算三十年为43010.6元。

原告虽然因此次事故导致十级伤残,但其没有证据证明已丧失劳动能力,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父亲的生活费9558元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主张的交通费及住宿费的问题,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该两项费用需接实际发生的费用凭据支付。原告因门诊治疗、住院以及去外地看病确实产生交通费、住宿费,本院酌情认定为6000元。

关于精神抚慰金问题,《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十条第(十一)项规定,造成患者残疾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赔偿年限最长不超过3年。 故本院根据被告的医疗过错程度、原告的损害后果以及十级伤残等级等情况,认定被告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5000元 。

原告主张的后续医疗费100000元,数额偏高且未实际发生,原告亦无提交有关医疗机构出具的关于其出院后基本医疗费的证明, 无法确认该笔费用为原告在后续医疗中必然发生的实际费用,故原告可待该费用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

综上,被告应向原告支付赔偿款180403.6元[包括医疗费74127.77元、误工费3639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300元、住院陪护费10569.8元、残疾生活补助费43010.6元、交通住宿费6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四十九条、第五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 被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赔偿180403.6元[包括医疗费74127.77元、误工费3639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300元、住院陪护费10569.8元、残疾生活补助费43010.6元、交通住宿费5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给原告覃某。

二、驳回原告覃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6877元由原告覃某负担2969元,被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负担390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上诉请求的项目及相关交费规定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刘奕红

代理审判员 李辞英

代理审判员 汤 球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古妮娜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服务热线: 137-6330-8150